为生民立命

2021-05-26 02:49

两篇文章侧重点各有不同,但都对文学陕西、文学陕军的深层次问题进行了思考。《文学陕西:也曾灿烂,也有迷茫》梳理了陕西文学的传统,总结了作家们共同的特点,抓住了“殉道”精神,并对时代变迁带来的艺术嬗变进行了分析,特别是对“时风”影响“文风”所带来的得失,导致的迷茫体现得较为充分。《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——由“文学陕军”引发的几点思考》可以说是源于赵正永书记在作代会上的讲话,文章有感而发,从参观路遥纪念馆带来的感慨和震撼谈起,对“路遥的意义”,有三点“非常强烈”的认识,并对文学陕军谈了三方面的思考。

这个五月的话题与文学相关。文坛陕军东征二十年之际,省作协第六次代表大会召开,此前此后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的两篇文章备受文学界关注,两篇文章分别是5月3日刊发的《文学陕西:也曾灿烂,也有迷茫》,5月20日刊发的《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——由“文学陕军”引发的几点思考》,前一篇的作者是评论家邢小利,后一篇作者是省委书记赵正永。

“真正的作家,应该具有高尚的价值追求、高超的艺术造诣和高洁的人格品质,应该是一个纯粹的人、崇德笃学的人、有益于人民的人。”赵正永如是说。东征二十年之际,文学陕军的再度崛起,一方面需要作家们的自我觉醒,一方面需要外部环境。五月,是春深的时节,在百花盛开、万木葱茏之时,唯愿文学陕西的春天获得无限的生机。

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——这是关学创始人张载的名句,千百年来影响了中国为官为文之道。赵正永在文章中指出“文化是一个民族精神的灯塔,也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所在。文化繁荣与经济发展、社会进步密切相关、相辅相成。”眼下的中国,多元文化的思潮冲击着各行各业,文学作为人学应该坚守怎样的品格,作家应该担当怎样社会责任,应该坚持怎样的创作方法,应该有着怎样的精神追求,一个省委书记的思考,对于文学陕西的春天,无疑有着启示意义。